燐玉FU

头像来自初二
在填完坑之前我是不会写新东西的!

关于海洋系幻想生物习性的研究

*“授权联动XD”
*替别人发的文


01

02

03



当Fllffl从小睡中醒来——上帝保佑,他只是在等鱼(普通的非人形的那种)上钩的间隙闭了下眼——他腿边因为失去水份干渴缺氧而死的鱼堆起了一小堆,也许还有几条在艰难弹跳着苟延馋喘。

塞壬不在湖里,他用了三分之一秒认清了这个事实,带着点猛然起身造成的目眩他快速扫视着四周,追着一道划破草丛的水印走向几重灌木遮掩的后方。

当然,他没忘了带上那把被偷偷磨开了刃的道具刀。



灌木丛后面是一道破损的石头墙,Fllffl没怎么费力地从缺口上翻过去,在那后面是一座坍塌了大半的教堂。

他尽量不出声地从失去木质窗框的落地窗走进去,小心选择着落脚处。湿淋淋的痕迹断绝在布道台后,他跨过满地翻倒的长椅,抬起头望向有彩色阳光倾斜流下的玫瑰窗。

当他被扼住脖子,被双手反剪压在地上时,他脑中仍在为那垂泪的圣母破碎的样子而遗憾。

玻璃碎片落了一地,有陌生的喘息喷在他耳后,带着硫磺味的灼热,又仿佛随时会停止平息。

地面上,他视线正能瞧见的地方反射着光亮,他从中望见了一双亮紫色,那对火光燃烧着,将烧尽的残渣抛弃下来——一滴血落在了那镜像上,像是一颗珍珠落在了水晶碗中。

Fllffl因那清脆声苏醒,他的大脑仿佛刚刚才挣扎着穿过一阵雾气。一个富有技巧的肘击让他顺利地(甚至有些过于顺利)挣脱开,他捡起掉落在一旁的道具刀有些颤抖地指向袭击者,肩部的刺痛提醒他那里可能脱臼了。



这个人和人鱼长着同一张脸,但他绝不可能是那塞壬。

无法接近布道台让Fllffl开始感到不合时宜地烦躁,万一他缺水了怎么办,万一那水中的生灵如被捕获后扔上岸的鱼一般过度干渴——他从脑中强迫自己不去想那后果,他想的太过认真以至于没意识到自己用了“he”。

偷盗了塞壬面孔的人躬起身重重咳嗽着,他能听到血液卡在那喉咙中的动静。与塞壬色泽一致的眼睛转过来看了他一眼,虹膜中心的瞳孔比人鱼的要更加细长。

这是一条龙。

头顶的角有一支断了一截,仍然完整的那支末端燃烧的光忽明忽暗,在空气中留下点点火星。后背两片破布一般的翅膀随着他的咳嗽微微扇动,哦,抱着学术眼光快速观察的研究员在心中感叹,他还有条小火龙的尾巴。

这条龙解决完了卡在喉中的血,转过身朝Fllffl眯起了眼睛。



“希望我没有打断你们的——幽会。”

一个声音从Fllffl身后响起,那声他线该死的熟悉。

那根本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他难以置信地转过头,被再一次扼住了脖子。他被“自己”掐着脖子提起来,而对方甚至并不关注他是如何拼死挣扎的。因为那毫无用处。

“Fllffl”轻松地扼着他,视线直直看向那条龙,Fllffl发誓他从未想过自己的脸还能做出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来。他抠着那只冰冷的手,感觉自己正在翻白眼。而后他想起自己手中的那把刀,努力想把它捅过去,却在半截因缺氧而失了力气。

对不起,他用最后一点还没缺氧死亡的脑细胞想,我还没给你起好人类名字。







重大更新!!!

评论 ( 21 )
热度 ( 35 )

© 燐玉F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