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玉FU

RHG里面主FU,有时有别的CP的脑洞也会写(但并不代表我喜欢别的CP,以及不吃Commander Red的任何CP)。
这里燐玉。叫燐玉就好,我不是大大,个人也不太喜欢别人叫我大大。
Please be careful that most of which I have written are slash only.(I feel sorry about my poor English. xp)

Yupia解析视频

内含Umbrella和Yupia并非官配的证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451758

评论链接可点

一个说明

因本人懒癌晚期,沉迷游戏,所以许久没有更过文。

今为填坑,决心停下《健忘》一文,先专注写完四月份之前的那两篇点文。

另,“FU同人文”应该又要停更了,是的,又停了。
至于为什么,我只能说我基友日后空余时间不多,只能暂时停一停。对于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我感到抱歉。

以上。

健忘(二)

码了一晚上……终于……

*架空,雷区自动回避
*希望会是篇合格的cp文
*上一篇的“翠绿色的眼睛”改成“澄黄色的眼睛”

       是夜,树木围绕的湖边盘腿坐着一个中年人。他闭眼感受晚风,四下除了虫鸣别无他音。倒映在湖面的白色光点像是撒了一地的碎银,满月沿着既定的轨迹滑动,静下心来似乎还能听到某种低沉的轰鸣。时不时掠过的晚风骚扰了树叶,激起了条条波纹,抚摸了中年人眼角溢出的皱纹。
       突然,中年人睁开眼。他转动透着处变不惊但有些疑惑的黑瞳探查四周,又转过头向后望了望,却没有马上就看到理应看见的某样东西。
       屏息竖起耳朵留意着从枝杈间传递过来的种种,于虫鸣兽吼中捕捉到了某种细微而不属于森林的声音。
       中年人确定了方位,左手一撑借力站起,悠悠地拍了拍臀部的“灰尘”朝森林深处走去。

       人类小孩这边的情况有点——超级不容乐观!
       “夜晚的森林是很危险的。”这个家里的长辈告诫过无数次。事实上即使不进森林夜晚也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村庄靠近森林,晚上会有食肉动物混进村民的农舍“偷鸡摸羊”。小孩也有过夜晚枕着犬吠声入睡的经历。
       圆月高挂,此时他只感到全身绷紧,呼吸都乱了节奏,耳边响起的任何窸窸窣窣的声音都会让他马上转头紧盯那个方向。
       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候视野是真的一片漆黑宛如失明,即使月光能够普照也不能很好穿过密密麻麻的树叶透到地面,所以眼前的一切在小孩的眼里只是模糊的影子。
       不是很敢乱动的他维持着背靠树干的姿势,慢慢回收弯曲双腿,然后双臂圈住膝盖,将自己缩得小小的试图收获微弱的安全感。
       猛地,他看见黑暗里有两颗光点,不用说耳朵也敏锐地接收到相同方位传来了爪子踩过草地的声音。
       澄黄的眼睛原本应该像琥珀一样美丽,此时它们却暗藏杀机。这是一头正饶有兴趣地端详着眼前猎物的狼。而看清对方面目的一刹那男孩脑子里就是“嗡”地一声,还全身动弹不得。
       狼眯了眯眼,慢慢靠近这个“瓮中之鳖”。男孩一下子松了之前的姿势一边双手在身旁乱摸索一边拼命往后挪,可是身后已是树干所以他也只能贴着树干支撑起身体。好像呼吸都停止了,先前的饥饿让他更加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对面弓起身子,俨然做好了扑上来撕碎他的准备。
       可就在饿狼刚一跺脚蹦出去那刻,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捕猎者和猎物之间。一下子失去了目标的饿狼连忙后撤两步,转而怒视眼前这个阻挡它享受美味的人,毫无压制地吼出带有警告意味的叫声。
       然而这个人似乎丝毫没有理会捕猎者的危险信号,只是用沉稳的声音说道:“不想遭到报复就放过这个人类小孩。”
       捕猎者犹豫地来回走动,但仍留意寻找攻击点。
       中年人毫不示弱地直视它:“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被人类抓走,我劝你就此放弃。”
       听到这句话,这个母亲不得不停下脚步冷冷注视这个一脸淡然的中年人。半晌,它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看见危机解除了的男孩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又缺氧像刚被人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喂。”
       听到声音男孩才想起还有一个人在场。他抬头,却发现这个人竟然浑身散发着像萤火虫一样的光,光在黑暗里一点也不刺眼,反而柔和到能与暗夜的背景奇妙地融合。不禁看得有些发呆,在光的映衬下,中年人散发着淡然的气息。而长久的黑夜突然出现这样的光让男孩鼻腔一酸,有种“得救了”的感觉。如果不是长相与常人无异,男孩要认定这个人是精灵之类的物种了。不自觉对上眼,发现来者的黑瞳像湖水般平静,看得他内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盯着我做什么?”中年人开口问道,俯身凑近了看着男孩。不过比起问题的答案,他关注的居然是这个男孩有着纯净如蓝宝石的瞳色,一种纯粹的、没有杂质的蓝。这双在浓黑里也没有被沾染的眼睛可真是罕见啊。
       男孩红着脸低下头:“对、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心里其实觉得这个人似乎靠得太近了而他不习惯跟陌生人靠得很近。
       中年人直起身低头看着男孩:“你可以走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带你出去,离天亮还有挺长时间。你也知道这里是不安全的。”
       闻言,男孩尝试着站起来走路,却试了几次都没能连续走下去。他沮丧地坐在地上,抬眼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看到小男孩委屈的眼神面无表情地指了指男孩右边不远处的灌木丛:“去摘那些果子填一下肚子,今晚可以在这等一等,应该会有人来找你的。”
       男孩扭过头看中年人指的方向,真的隐约看见有矮矮的一片,上面似乎还挂着什么东西。他皱着眉扶着树干,一步步艰难地挪到那里,又扭又扯才拽下一颗果子。放嘴里嚼一嚼发现跟苹果的味道差不多于是食欲被一下激起来。顾不上那么多的他连续拔了几颗,塞得满嘴都是。吃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那个人:“先生你不吃吗?”
       被问的人环抱着胳膊耸耸肩:“不用,你吃吧。”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眼下男孩仍然选择优先填饱肚子。

       没过多久,地上丢了十几颗果核,男孩也感觉自己恢复了些力气,他起身走回那个人身边抬头认真地说:“我可以走了。”
       中年人松动了一下右手,没有改变姿势:“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睡一觉,我可以在这看着你。”
       即使已经得到承诺,男孩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最终他仍旧回到树干边坐下来。他确定自己挺累,清晨随父母进森林却走丢了,自己一人游荡了一天都没怎么停下来过。原本自己有带一些小饼干,但也早就吃完了,果腹的食物也就是刚刚的野果而已。另外加上十几分钟前的刺激经历,一下子平静下来的男孩只感到有股前所未有的疲倦感席卷而来……
       中年人看见男孩明明困到不行还强撑着的眼皮内心有股不知名的感觉,但他只是默默坐到男孩身边。
       “先生你叫什么?”处在半梦半醒状态的男孩呢喃着问出这个问题。
       抬头仰望的中年人顿了顿,黑色瞳孔像融入了黑夜。最终他还是一边说着“Fllffl”一边低头,却发现男孩早已入睡。他犹豫着,抬手抚了两下男孩的头,又继续抬头看着夜发呆。






燐玉:哇好困。

健忘(一)

基友懒癌发作没码字_(:з」∠)_
而我刚好写完第一章_(:з」∠)_

*架空,雷区自动回避
*希望会是篇合格的CP文




       “人类都是健忘的,这无关疾病。”回到老地方第一百年后,Fllffl无端得出这样了的结论。


       野外在长辈口中是危险的地方,这恐惧来源于人类的祖先,无论过了多久,都不曾被遗忘,尤其是在白天的光幕被那种暗蓝色撕扯殆尽之后,来自远古的恐惧感只会是大多数人最清晰的感觉。
       村庄的灯光其实根本侵不入睡地多少,即使森林边缘被浸染,那点零星的光根本刺不破更深的黑暗。夜晚的睡地与完全的野外无异,即使在时间的推移中有了人类涉足的痕迹,这座位于小小村庄后方,盘踞几千公里的名为“睡地”的森林,依然充斥着野性的味道。
       黄昏时,一个小小的黑影沿着河岸踉踉跄跄地移动,看起来是个跟野性根本搭不上边的人类小孩。不管有多小,都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吧嘿嘿——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面对着河流过来的那个方向的一处矮崖上,一双澄黄色的眼睛牢牢盯住那个黑影。眼睛转了转,没发现黑影周围有另外的人类。它们的主人冷哼一声,眯了眼睛仿佛嘴角也勾起一抹冷笑。
       小小黑影原本低着头专注脚下,却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抬起头张望。可是他也只看到茂密的树木,从乱石中突出的空无一物的矮崖,以及一轮越来越明显的圆月。
       圆月?小黑影内心咯噔一下。
       “要是晚上在森林里迷路的话会很危险的,要跟紧妈妈哦。”
       “嗯。”
       不久前才经历的对话浮现在脑子里,但马上又被疲乏无力感取代。
       渴。他趴在岸边伸出双手舀了一捧水,如此反复几次索性抓着河岸乱石脖子向下伸,一个深呼吸将头整个埋进水里喝个痛快,狼吞虎咽之间难免地呛到甚至咳出眼泪,但不管口渴之感暂时抑制住了。
       重新抬起脸时就着脸上的水抹了把脸,让自己精神点。即使解决了口渴的问题,腹部的空虚感也依旧存在。
       他环顾四周,看见远一点的大树底下,树根靠近树干的那部分上立着几棵白色的——馒头?馒头下面还杵着根白色的棍子?
       双手猛地一撑地立起身,却瞬间眼前一黑失去视野,刚走出一步就呼吸困难地单膝跪地。意识到自己身体虚弱,恢复视野后深吸一口气慢速度站起身急速步行。
       等到了树下,他都顾不得喘气,跪下来抓起白蘑菇就是一口然后呸了出来,大脑这次倒是及时给出缘由:没煮过的食物根本不能吃啊……
       以后都不会自己乱跑了。他这样想着,反身靠在树干上抬头,目光呆滞地盯着上方越来越黑的苍穹,胸膛里的鼓动也越来越强烈……












燐玉:
       嘛……原本应该一放假就更文的。
       都怪王者和阴阳师(bushi)……

FU同人文(六)

原作:沉婴
修改器:燐玉
*没有年龄梗,甚至有点架空
*遇雷自动回避
*其实前天就发给我了,但今天才有时间发出来嘿嘿
*上次答应要叫的人: @Broken wings

正文↓

F:
       “嘿嘿嘿大姐头,这次又有啥活派给我?”厚重的门被人猛地推开,一个健硕的身影闪了进来顺带一个回身踢将门“关上”。
       “Fllffl,我好像和你说过,下次你再敢这么无礼就要军法处置。”Jade将目光从闪烁着光芒的投影地图上移开,回过身愤怒地盯着眼前的少年。
       “啊?!大姐头!不要啊,我上有老下有……啊!”一本厚厚的作战手册准确地命中Fllffl的左脸。
       “滚!你是我从孤儿院捡来的,哪来的老!”Jade正欲发作,但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Fllffl,我……”
       没想到一边的Fllffl却顺势搭上了Jade的肩膀:“谁说我没老的,Jade你不就是一直照顾着我的大姐头么。”
       Jade显然没有被Fllffl感动,一个干净利落的侧踢就让自己与后者拉开了安全距离。她理了理套裙:“好了,现在开始说正事,还有,你再敢靠近我我就毙了你。”Jade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你不用起来了,就这么趴着听。”
       Fllffl正准备趴起来,闻言至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趴着,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们决定让你去基地外的特别训练场训练两个月。这两个月是全封闭的,不能外出,不能与外面有联系,你的教官我已经……”
       “大姐头!”Jade看着趴在地上的Fllffl抬起了头,“最近‘伞’的活动那么紧密,你这时候调走我是什么意思?”
       Jade也不甘示弱地盯着Fllffl:“正是因为‘伞’的活动越来越频繁,我们才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尤其是你!你以为自己杀了几个‘伞’的杀手就很厉害了?你还差得远!”
       Fllffl有些失了神,他不是没见过Jade生气,毕竟他经常惹Jade生气。但他第一次见到Jade流露出担忧的神情。平日里的Jade无论面对什么都能以一副平淡甚至是冷酷的姿态处理。Jade曾开玩笑地对自己说过:“我领导着‘天罚’,我也背负着‘天罚’。”自己跟着Jade有多久了?从漫天火海的那一夜开始,已经多少年了?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是,长官。”Fllffl郑重地点了点头,尽管趴在地上使他这个动作有些滑稽。
       Jade有些吃惊于他的顺从。向着门的方向喊了句:“进来吧。”Fllffl低着头,以他的视角,只看到一双黑色的军靴,上面沾满了灰尘以及……些许血迹。
       “Fllffl,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教官好好训练,我等着你回来。”Jade的声音有些偏移,“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出发。”

伞的总部-试验场
       与试验场内的死寂有点相照应的,便是总控制室里几十名身穿白袍的研究人员都端坐在各自的显示器后等待着命令。显示器上不断变换着的数据代表着此刻试验场内那个人的各项生命体征。
       总控制室的最前方,Red静静地透过玻璃,注视着下方的试验场。
       “Sir,‘天罚’那边来消息了,他们拒绝了我们的要求。”
       “好,我知道了”
       “Sir?”
       Red回过头:“还有什么事么?”
       “没有。只是……Sir,你好像一点也不吃惊?”
       Red轻蔑地笑了笑:“有什么好惊讶的,这样的消息不可能会传到Fllffl的耳朵里。Jade知道Fllffl的过去,这老狐狸肯定会把消息封锁的。”
       “但是纸包不住火啊,消息终究是藏不住的。”一旁的助手颇有些不解。
       “是啊,这消息Jade也瞒不了多久。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把Fllffl隔离开。”Red习惯性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雪茄,一旁的助手走过来给他点燃,“Fllffl在‘天罚’的基地里我拿他没办法,但如果他出来了呢?‘伞’即将进攻‘天罚’,而‘天罚’的一员大将却又自投罗网,Jade是不会允许这样的蠢事发生的。”
       Red将有些长的烟灰抖落在地上,自言自语道:“Jade,如果不是我故意把情报泄露出来你就真的以为我没发现‘伞’的内部有你的卧底?”
      “派出一支小队,不,三支小队,截住Fllffl的直升机,抹杀他。”
       Red掉过头向着一旁的助手:“如果这次试验后Umbrella能够活下来,想办法让Umbrella‘不小心’知道这件事。就说,我们让Fllffl来换,但Fllffl亲口拒绝了,知道了么?”
       一旁的助手点了点头,用手捧起了地上还冒着火星的烟灰退了出去。





燐玉:
       希望没有错字,我等忙(浪)完再来检查一遍。

FU同人文(五)

原作:沉婴
代发:燐玉(稍作错别字和病句修改)
*没有年龄梗
*有私设,雷区自动回避
*求评论

正文↓

(五)
U:
       Umbrella盯着将手束缚住的铁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此时的他,正坐在一张特制的钢椅上,全身上下被牢牢地束缚住。
       “伞”的试验场应该是“伞”的成员最不愿意接近的地方。用钢水浇筑的墙密不透风,几盏大功率的强光灯因为年代久远,照出的光有些昏暗,让本就阴暗的试验场更显阴晦。
       “与其说是试验场,倒不如说是屠宰场吧。”Umbrella盯着椅子下一滩未干的血迹暗骂道,“这种频率,他们到底葬送了多少人?”Umbrella试着活动一下被锁链捆住的手腕,不经意地瞟见了锁链上的一些遗留物,以他的阅历,当即看出了这是什么。
       “人体的皮肉组织么?居然把自己的肉给磨掉了。”Umbrella猛地扬起脸,盯着试验场上方一块方形的凸面玻璃,那是试验场的控制室,“我和他们相比,真是一个和蔼的恶魔。”
       三天前 Red办公室
       Red悠然地点燃一支雪茄,任凭Umbrella将计划书在自己面前撕得粉碎。
      “我不需要这种东西,我的战绩你是知道的,我不需要靠这种东西来提升实力,况且…..”Umbrella顿了顿,“据我所知,这种实验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你要是想杀了我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
       “下个月‘伞’对‘天罚’有一次行动,你是第一梯队。”
       “所以你是信不过‘伞’,还是,信不过我?”
       “Umbrella,你也在‘伞’那么久了就不要再说那么幼稚的话了好么。”Red悠悠地吐了口烟圈,“‘伞’里面不存在‘信’——这个字。我以为你很早以前就懂了。”
       “这不能成为我接受这个实验的理由,我回不来是我自己的事。”
       “这样么?”Red将两条腿搭上桌子,“你还在孤儿院的时候好像有一个朋友叫Fllffl对吧?”
       一道弧光闪过,Red嘴上叼着的雪茄只剩下了一小截。
       “你们做了什么?!”Umbrella横举着伞,伞尖直逼Red的面堂。机械的女声冰冷地响起:“Encourage.”
       “别那么紧张,他很好,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你什么意思?”
       “最近‘天罚’里出现了一个极强的剑士,在短时间内击杀了‘伞’的数位高手,让我们受到极大的损失。”Red说着打开投影设备,巨大的浮空投影中,一副蛛网图规则地排列着,每一根线的末端都是一张照片,照片上用大大的红字标注着“DIE”。
       蛛网的顶端是一个持剑的背影,这张照片应该是抓拍的,照片里的人只是一个随意的回头,嘴角不经意的一笑却流露出一丝痞气。
       Umbrella的思想猛然被一张龇着牙的笑脸占据,但他马上醒悟过来:“你的意思是,Fllffl在为‘天罚’效力?”握住伞柄的手一紧,Umbrella大吼着,“你知道这件事但依然定下了进攻‘天罚’的计划?!”
       Red拍了拍手,一道电光从地板冲起,将狂怒的Umbrella击翻在地:“我知道又能怎样?Umbrella,你好像忘了自己是什么。”Red从办公桌后绕出来,一脚踩在Umbrella伸出的准备抓伞的手上,“你只是‘伞’的一个工具。当你对‘伞’有用的时候,你就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当你对‘伞’没用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了。别忘了,你是‘Umbrella’,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东西。
       “这个实验,即使你不答应,我们也可以强制进行,但你这些年对伞还有些功劳,我们给你一个机会——哦,不对,不能说是机会,应该说,是一个奖励。”Red盯着Umbrella的眼睛,“你好像和那个Fllffl很要好的样子,当‘伞’攻破‘天罚’的时候,他的下场,你是清楚的。如果你接受实验,我就放过他,怎么样?”
       Umbrella强撑着睁着眼,强烈的电击让他无法开口说话,他艰难地冲着Red点了点头,旋即放松了神经昏了过去。
       “来人,把他拖出去安置好,准备好为Umbrella特制的氢实验样本。还有…..”Red朝着身后的黑暗说道,
      “向‘天罚’发话,说Umbrella在我们手里,让Fllffl亲自来换。”

燐玉:
       时隔一年的更新。哇……自己的文还在写只好拼命催别人的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_(:з」∠)_
       由于当初写的时候Resh的“回忆二”还没出,所以会跟原剧情有出入。
       欢迎抓虫。

【FU】段子

满脑子产粮

       道场外,错落排开的人统一面向一个少年。那看起来有些许瘦弱的少年摆正姿势,握紧手里的伞型武器,只等倒计时全数变零。
       或坐或立,道馆楼顶上人员也不少。坐在极好视角的老者眼里闪烁光芒。他似乎很激动,身体不自觉站了起来。
      倒计时为零,决斗开始。
      道馆之下,蓝色的光弹和断肢四溅。几招漂亮的攻击惹起围观人员的欢呼,其中也不乏那位老者的。
       “漂亮!Umbrella厉害啊!”
       “攻击不错。”
       “好棒啊!Umbrella男神!”
       ……
       “加油!你是最胖的!”
       此话一出,下方的少年一个踉跄,嘣了一个炮灰后回头大喊:“Alfa你再说一次!?”但很快又投入到战斗中。
       老者“ops”一声,耸耸肩:“口误嘛。”


灵感来源于“渗透之C菌”的某个视频。

不知道这个“ops”有没有写错,有写错的一定要告诉我。

谢谢你们啊啊啊啊啊啊!
来吧,百粉点文ԅ(¯ㅂ¯ԅ)

CP:不限,但只能是柴相关,而且要我能翻得到资料。

点文格式:CP名全称+要求有的情节(不开车)+结尾HE/BE

一人只能点一篇

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本次点文截止日期4月1日。
注意:因为最近几个月都很忙,最快的文也要六月才能写好,请见谅。

新年贺文(FU)

Warning: Slash only(腐向)

CP: Fllffl x Umbrella



正文↓
       Fllffl拿着一杯热可可靠在客厅的落地窗后,静静凝视着公寓对面那条街上红红火火的景象。不开灯的客厅让Fllffl能够清楚地看到对面商店外挂着的一长串的灯笼。街上穿着红衣服而且四处走动的人们配上红色的装饰物,使得街道看起来像是一条缓缓摆动的红色的龙。
       时不时小饮一口,耳边隐隐约约萦绕着人声、音乐声。
       窗户是关着的,毕竟外面温度很低。屋内壁炉懒洋洋地向周围散发着热量,不论是热可可还是暖暖的室内温度,都让Fllffl感到非常惬意。
       突然,玄关传来连续而清晰的开关门声。不一会儿,环绕着外头凉气的脚步声就接近了Fllffl。虽然后背被凉气激得一颤,但他没有拒绝身后人的拥抱。
       回到家的Umbrella将下巴抵在Fllffl肩膀上,似乎还不满足,他偏了偏头,又将身体整个重量都压在Fllffl身上。
       “诶你看,他们过新年真有意思啊。”说着喝了一口可可。
       “嗯。”Umbrella回答着,顺便吸了一下鼻涕。
       听到这个声音,Fllffl笑着把手上的杯子塞给Umbrella:“外面冷吧,喝这个暖一下。”
       后者抿了抿唇,看着手里剩下半杯的可可,把杯子转了下方向,找着Fllffl刚才喝的位置然后印上自己的嘴唇,很快地喝完了。
       把杯子递给Fllffl的时候Umbrella还咂吧咂吧着嘴,又小小地舔了舔嘴唇。小动作看得Fllffl心痒痒的。
       于是他付诸于行动。
       一抬眼的功夫,Fllffl就整个脸凑过来,吻上了那看起来有点甜的嘴唇。看起来外面的风很强劲啊,Umbrella的嘴唇都有些开裂了,而且冰冰的。不过没关系,在Fllffl的“滋润”下,它逐渐变得有温度起来,以及,水润润的。最后,Fllffl不紧不慢地舔走了Umbrella嘴角残留的可可。
       嗯,不只是看起来很甜,尝起来也很甜。Fllffl用拇指抹了一下嘴角,一脸坏笑地看着Umbrella原本就映着对面街的红光的脸变得更红。
       放下杯子,Fllffl让Umbrella先去洗澡。他自己又靠在窗边看了看对面街的光景,最后笑着拉上了窗帘。

       Fllffl躺在床上还没睡着,Umbrella就洗完澡回到卧室,钻进被子里躺好。
       先上床的人原本背对着Umbrella,但背后的人小小心挪动着靠近而发出的声音,惹得Fllffl只好转个身,手臂一揽,把Umbrella圈在怀里。被圈住的人怔了怔,偷偷看了一眼Fllffl,然后慢慢放松下来,闭上眼。Fllffl将怀抱收紧了些,嗅着Umbrella身上淡淡的香味,慢慢睡了过去……耳边隐隐约约萦绕着喧嚣。

       似乎没睡多久,窗外的爆炸声小小地惊醒了Fllffl,他睡眼惺忪地看了看怀中的人——正睡得香。又偏头看了看窗户,是关着的。窗帘也大概地挡住了外头红红的灯光。
       饶是如此,欢庆的气氛仍然有小部分挤进了两人的卧室。
       真热闹啊,Fllffl将头靠回枕头的时候这样想着。









       本来没什么文力,不过还是觉得写一下吧,望不嫌弃。有什么错误请不要犹豫地指出!
       祝大家,鸡年大吉!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谢谢一直粉我的人!
       于是在大年初一的早上我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把这文修改了几次。(强迫症,别管我)果然是写太赶了啊,错误的地方蛮多的……

Umbrella和Yupia的一篇文


       首先开启的显示屏被强烈的白光刺得曝了光,调节了亮度后才看清眼前有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而他正在看着手中平板电脑。
       男子感觉到视线,抬眼看向Yupia:“哟,小姑娘你醒了?”
       Yupia点点头,这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实验室的研究床上,身上连接了几条数据线:“Kursura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Kursura张开嘴刚想回答,就被另一个有着充满磁性声线的人抢了话头:“病毒渲染,有人希望利用你对付NEMESIS。”
       闻声,Yupia偏过头,看见一双紫色的眼睛。
      “Umbrella.”
       被叫的人点点头,算是回应了招呼。
       目睹两人默契打招呼的Kursura低头又看了眼平板,上面的数据条已经接近100%,只是还在99%上徘徊不愿向前。于是把它递给Umbrella,边说着边向门口走去:“交给你了,我先去party,工作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去放松一下了。今晚有上等的威士忌,Umbrella早点来啊。”
       Umbrella应了一声,继续低头看着平板,但数据条一直没有向前,便把电脑放下,拉过一张凳子坐在床边。期间Yupia一直看着Umbrella。
       坐好后Umbrella向Yupia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昨天上午,你出现在NEMESIS西边的领空,我们向你发的询问信息你一条都没有回,甚至在降落后向NEMESIS的防御系统发动攻击。幸亏你之前告诉过我紧急关闭你系统的方法,不然你可能就不会像现在那么完整了。”
       听到有人否认自己的武力值,Yupia调出自身的战斗记录,分析了一遍战斗情况,然后为自己认真地辩解道:“我的装备跟你们的防御系统等级只差两个级别。”
      听到这样倔强的回答,Umbrella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第一次看到眼前的这个人笑了,Yupia偷偷将刚刚看到的东西拍了照。为什么拍照她不知道。
       快被遗忘了的平板亮了屏幕,数据条已经达到满格,还跳出“清理完成”的字样。Umbrella拿起电脑按了按,又放下:“病毒清理完成。”然后开始帮Yupia拔数据线。
       拔线的时候,Yupia清晰地感知到Umbrella触碰自己时的温度。人类的体温吗?Yupia暗暗地想。
       数据线拆卸完成,Yupia站起身活动一下关节,准备离开。
       “等等。”
       她转过头,映入屏幕的是Umbrella放大的脸。他靠近了自己,手里拿着纸巾和某条很眼熟的围巾。
       “显示屏脏了,擦一下吧。别忘了拿围巾。”
       Yupia结果围巾戴好,拿着纸巾随便擦了擦护镜。Umbrella看她随意的样子只好抓住她的手拿过纸巾,把护镜都认真擦了一遍。
       被抓的手腕上传来Umbrella的体温,Yupia头一次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
       把纸巾丢进垃圾桶的Umbrella在想,刚刚为什么突然有被电击的感觉?Yupia漏电了?
       走出实验室后Umbrella询问Yupia是否再留一会儿,去参加NEMESIS的圣诞party,Yupia答应了。

       NEMESIS的圣诞晚会你能想到有多热闹就有多热闹,现场吵吵闹闹的,每个人都暂时放松了平时绷的死死的神经,和周围的人共度良宵,就连一丝不苟的Kursura此时也拽着一大杯酒就跟Cree互怼。
       Yupia看见,这时候的Umbrella总是柔柔地笑着,尽管他不喝酒,东西也吃的少,但看的出来他很享受这个时间。
       “这跟之前的你不符。”身旁响过一阵数据流动的声响,然后Umbrella就听到这样的话。
       他笑了笑:“是他们教会我的。”顿了顿,“你也可以学学。”
       Yupia看着他的笑容,护目镜上的线波动了两下。

      夜已深,Umbrella送Yupia到门口。
      “自己回去可以吧?”然后他又掏出一个机器,“这是强化过的杀毒软件,你信得过我就安装上吧,以防万一。”
      Yupia接过机器,想了想说:“谢谢你,Umbrella。”
      于是Umbrella又笑了笑。

      习惯性地坐在摩天大楼,喧嚣的风吹动着围巾。Yupia静静等待杀毒软件安装完成,一边等,她一播放着今天一天的录像,最后定格在Umbrella的笑容上。
       良久,当第一道太阳光穿破黑夜,Yupia嘴角微微上扬。














不知道写了啥,突然有脑洞就写了。
不是很CP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