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玉FU

头像来自初二
在填完坑之前我是不会写新东西的!

一个士兵的日记(中)

*送给朋友的一篇文
*Umbrella x Fllffl (UF)

       “这一切的迹象是从副队出那项任务回来后开始的。当时是深夜,轮班的人说看见副队一个人回来,手上攥着个什么东西。据目击者称是一只蝙蝠?”

       分部报道说发现一批带有重型武器的可疑分子, Umbrella被派去处理。调查后知道那是一群到处挖掘古迹的亡命之徒,专门盗昂贵的器皿去黑市卖。分部领地有一座古堡,相传是哪个贵族的遗物,看样子他们盯上了那个地方。

       Umbrella到的时候双方已经有过交火。敌方轻重型武器都有,显得NEMESIS这个分基地的小队有点准备不足,在援军还没到之前一直被各种炮弹轰得节节败退。一直追到三楼,古堡承受不住打击,房顶开始有石块被震落。小队退进一个空间较大的房间,只见一块较大的石块立在房间中央的棺椁旁,石质棺盖碎成几块石料。

       这时对方停止射击,众人喘口气开始侦查这个房间。房间竖着的柜子上分门别类地码着很多种类的书籍,一个落地柜顶的刀架上横着一把刀柄纹有“A”字样的剑。即使剑上落了挺厚的一层灰, Umbrella觉得剑身的光芒还是无法掩饰地刺出。

       一个侦察到棺椁边的士兵用带有及其惊讶的语气喊了声“报告”。

       凑过去一看,发现里面躺着个人。面容保持得很好,双手交叠在腹部,仔细观察腹部还有缓慢的起伏。Umbrella皱了皱眉——不知是敌是友,还是尽量在夜晚前突围吧。

       当时已过晌午,阳光对于一个吸血鬼来说还是毒辣。几丝光线渗入,刚好点在这个男人身上,Umbrella想了想,找了几块废木板挡在棺椁上。

       这个动作刚完成,地面猛然一震,对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所以刚刚是在换炮弹吗?!副队暗暗给自己的松懈打个零分。这次对方怕是不打算继续纠缠了——炮弹不断捶打他们脚下的地板,震动不断,继而碎裂,最后崩塌。大概是打算干脆先炸死里面的人再捡漏吧。

       火药炸开的波动晕开扩散到城堡每一处,脚下的崩塌与头顶的掉落一起发生,能抵挡坠物的Umbrella最终因为失去落脚处而从高空跌落。来不及控制身形,头一下子撞到碎石上,恍惚间整个人像皮球一样不受控地往下掉,每撞到一个地方整个骨架都随之颤动,同时五脏六腑间失去了稳固的联系,受不住惯性地晃动。等终于卡在某个地方,Umbrella也已经疼得失去意识。

       潜意识的不安全感催促着他,等他睁开眼,涌入眼眶的是被炸出几个坑坑洞洞的穹顶,墨蓝色的星空填充空了的洞口,月光透过大大小小的孔洞照射下来。耳边有衣服布料摩擦的窸窸窣窣声,然后他看见一双泛着点点星光的暗红色瞳孔,还有那人饱经风霜却英俊依旧的脸庞。

       “我睡着的时候好像是你在守着我。”他的话语如清风拂过年轻人的心田。

       接下来发生的事令Umbrella的大脑再次死机——吸血鬼喝了一口手中的高脚杯里盛着的液体,捧起他的脸(动作轻柔得宛如捧着易碎品),然后吻了下来。他甚至能感觉到吸血鬼的尖牙随着男人的动作时不时刺到他的嘴唇。

       无数个念头发射出来,想拒绝这样的行为,奈何重伤的躯壳给不了他应有的反应。亲吻或许不是最终目的,伤病员牙齿被撬开的同时一股清甜的液体流入闸门——水。

       被喂入水源才发觉自己喉咙极度干燥,都发不出一丝声音。下意识仰起脖子想索求更多的时候,涓涓细流已经流尽。而理智回归的副队长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瞬间觉得喉咙被哽住,脸也很烫。

       “我的家没有了,你可以收留我么?”

       他答应了。

       后来Umbrella问吸血鬼当时怎么就知道是他,吸血鬼脸埋在他脖颈间嗅着味道:“我记住了你的气味。”

       “虽然副队回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都处理过了,但还是能看出来伤得比较严重。然而据说反馈来的战场报道是‘敌人全部消灭,一刀致命’,小队队员表示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副队也说不知道当时他晕倒了。”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燐玉F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