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玉FU

头像来自初二
在填完坑之前我是不会写新东西的!

燐玉用来放点文的地方:

*100fo点文
*要求:UF+BE+Fllffl的灵魂救了Umbrella
*其实大概是FUF



       “Umbrella,你最近是不是不太对劲?”
       “不知道,没有吧。”


       高处的大灯有规律地来回扫射,四周除了虫鸣也就士兵们偷偷活动筋骨的声音。往执勤表上打下最后一个勾,所有岗哨都检查完毕。又绕着基地走一圈,确认过没什么异常后Umbrella将执勤表放回安保部门的架子上,准备回房休息。
       回到房间边关门边打了个呵欠,走两步习惯性伸手去捞桌上的杯子却捞了个空。扯着眉抬眼,扫视一番发现杯子真的不在桌上,四下查找才在摇摇欲坠的文件堆上找到了它。轻轻拿起避免文件“大厦”轰然倒塌,转过杯口发现里面竟然没有水。
       正常人的奇怪感油然而生,奈何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打半杯水喝一口,简单洗漱完的副队瘫倒在床,合上眼。
       也许正如Benjamin用于偷懒的借口一样:“经常高负荷地工作会产生幻觉的。”虽然自己也没觉得他负责的这些工作有多高负荷。


       “我们觉得你需要做个检查。”


        最近基地开始出现某些细言碎语。
        Umbrella不知道那是关于什么的,他只知道今天跟        Yun对打的时候他的意识好像模糊了一段时间,等他完全清醒过来,对打已经结束了。
       Yun忧心忡忡地盯了他一会儿然后问他怎么了,年轻人想了想,摇摇头。
       “有空去检查一下。”Yun按了一下他的肩膀。
       Umbrella大概知道一点,就是他最近似乎很容易陷入一种精神力不稳定的状态,时不时意识模糊一下,等清醒过来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正站在另一个地方。所幸这种情况不影响正常工作——
       也许、


       虽然一直有刻意训练但还没有完全摆脱“不怎么会肉搏”的印象的副队这天居然耍着泰拳将每一个陪练士兵打到几乎残废,其余观战士兵默默吞口水——幸亏没有给他上武器……然而更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等到跟Gyro对练的时候Umbrella提着剑游刃有余地接下了他每一个冲击。
       停战后Gyro“啧”一声,当然不是因为左脸颊的刀痕 疼:“他居然动真格!”变调的句子透露出他内心的情感。
       场上的年轻人挥舞了两下剑。“姿势不对劲。”Yun皱着眉低声说道,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人。


       NEMESIS的审讯室内只有氏族内部人员在场,Jade坐在中间一手撑着,另一手拎着扇子一下一下地扣击桌面,用冷峻的眼神盯着审讯椅上的人,Yun拿着报告书将结果尽量言简意赅地转述。与成员这边严肃的气氛不同的,是审讯椅上副队那玩世不恭的表情。
        从头到尾都在观察他的Gyro心底不由自主升起一股子烦躁,为了不打扰Yun而压低声音:“干,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听到这话对面人回以一个挑高下巴的咧嘴笑,似乎非常得意。
       语毕,Jade发话了:“所以,你到底是谁?”
       “现在的年轻人连大名鼎鼎的Alfa都不认识了?我是不是该顾影自怜一下?”
       “Alfa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喔,难道你会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够了,管你是谁,我只想要回我们的副队长。”
       听到这话对面人反而收起那副看起来非常欠扁的嘴脸,瞪着Jade然后身体前倾,狠狠地说了句:“你、别、想,不、可、能!”说完便放出了恶作剧成功一般的大笑,众人的怒火或显或隐。


       他醒了,第一反应不是周围画着网格的地板、向不知由何物构成的穹顶渗去的碎裂地平线、灰白相间的色调,而是——被死固定在审讯椅上的双手双脚。
       他动了,手臂大幅度地拉扯,尽全力踮起脚尖,不行。第二次他先手臂用力,上半身随着惯性前倾,被束缚住的手腕因为强力的压迫而失去知觉。维持了不知道多久,他只能摔回椅背大口喘气。快速的喘气慢慢转化成缓慢的深呼吸——他突然剧烈地运动起来,全身都在用力:他时而左右晃动上半身,某种熟悉感让他想起几年前打在脸上的那拳;时而臀部下压双腿上抬,绝望与恐惧因为纹丝不动的锁扣在心底滋长。
       他累了,力气耗尽只能象征性地动动,刚刚使劲后带起的喘息夹杂着某种尖锐破碎的声音。
挣不脱的,他知道;放我走,他乞求;不要让我想起来,他哀鸣。
       “忘记了可不行啊。”一只手夹住他的脸颊打断了他的沉沦,强迫他抬起头与那人对视,这双日思夜想的黑眸瞬间将他定格。
       “Alfa...”如梦吟般呢喃而出的名字打开了男孩的泪闸,汩汩清流从扩张的眼眶流出,“对不起……”声音颤到对方大概都听不清,可是以前没有机会说的,这次总算说出口了。
       “嗯、嗯——”长者哼了两个声调否定了对方的道歉,拇指开始摩挲男孩的薄唇,“光道歉可不行啊,怎么说也得给点补偿吧。”
       男孩不明就里的神情让长者不禁勾起嘴角,他开始循循善诱:“现在有机会可以让我活过来,就是你放弃这个身体的使用权,让我接管。”
        男孩诧异的表情似乎也是什么令人发笑的东西,他接着说:“我可以让你的武力值提高,你见识过的,这样也能帮到你的组织不是吗?让我,来帮你更好地保护这个你好像很重视的地方。
       “不用担心,我记得你经历过的事。你的同伴我都记得哦,我也不会伤害他们。
       “反正你的身体还活着,而我也复活了,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嘛。
       “毕竟,这是你欠我的……”
        对方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男孩的脑海里乱窜,回音激荡、层层渗透。
        滴滴答答的时间路过,男孩的紫水晶终于失去了光芒:“好、我——”


       “你是怎么想的?”
       一起的俩人都向声音的来源望去,甚至脸上是同样的震惊。是的,来者不是什么第三人,而是跟Umbrella眼前这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另一个Fllffl。只是这个Fllffl和决战日那天一样,受伤的右臂绑着绷带,左手杵着剑。
       手臂完好的Fllffl松开捏着Umbrella下巴的手,眯着眼观察这个跟自己一样的人。
        独臂Fllffl画个圈把剑收回背上,走过来站在双臂Fllffl旁,双臂Fllffl双眼恢复正常但没有任何表示地低下了头。这时男孩的审讯椅消失了,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站着。
        独臂Fllffl点点头,搭上双臂的肩:“这家伙我带走了。”说着转身欲离,双臂的Fllffl像傀儡一样跟着他的步伐。
       “Alfa!”男孩叫住了要再一次离开的人。
       独臂Fllffl没有转身,只是挥了挥手:“没事。走了。”话音刚落,两道身影开始消散,像那些地平线碎片一样飘然上升。


       “Benjamin.”Jade对这个狂妄自大的人忍无可忍。既然好心规劝没有结果,那就只好选择第二种方式来让对方乖乖就范了。
        旁边的Benjamin应声走向对面,摘下礼帽弹弹不存在的 灰尘又戴好,露出一个斜斜的微笑,一脸自信。
       “副队”眯了眯眼:“你要对我做什么?”
       魔术师掏出一只怀表摇摆起来,食指竖在两瓣嘴唇前,他的声音变得悠远:“很快……你就知道了……”
       检查过男孩真的失去意识了,Benjamin取下单片镜擦拭:“Yun你说双重人格分裂只要最后只剩一个就算痊愈,”顿了顿回头看向众人,“唉,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Umbrella身上。



评论
热度 ( 9 )
  1. 燐玉FU燐玉用来放点文的地方 转载了此文字

© 燐玉F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