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玉FU

头像来自初二
在填完坑之前我是不会写新东西的!

关于海洋系幻想生物习性的研究

*替别人发的文


01

02



在海面上航行了一个多月后科研小组选定了一座私人小岛,岛主人和组长有那么点交情,遂非常痛快地交于了他们使用权。

这座还未被大规模开发过的小岛被繁密的热带植物所覆盖,岛主算是个业余植物学家,将小岛的自然环境维护得相当好。科研船刚在小码头停靠住,一大帮子憋坏了的疯子就呜呜嗷嗷全跑了下去,有几个放飞过头的甚至直接窜上了树。

Jomm捂着淤青的嘴角哼哼唧唧,打定主意就是要在今天当个好领导,尽职尽责在下属全他妈溜了号的情况下镇守实验室。

说白了就是来当三千瓦LED高射灯泡。

本想趁着全跑去舒放野性没人注意把塞壬偷偷带下船见识陆地自然,这会儿Fllffl在高亮度大灯泡的照射下默不作声缩回手,蹲在水池边顺势拨拉起水来。蜷在里侧睡眼朦胧的人鱼迷迷糊糊看着他,翼膜一扬轻巧地游到了他手边。然后那只手便开始抚弄它的脑袋,人鱼因此绕着那手转了一圈。

大灯泡骂了声操,带着粘了满身的爱心泡泡紧急撤退,临出门又被砸了个大跟头差点滚出去。

哇这两个人,一点都没把我放眼里哦亲那么大声呕呕呕。





好不容易把自己从下肢冲动里挣脱出来[塞壬见鬼的被动技能],眼见着Jomm难得丢了修养骂骂咧咧连滚带爬消失在门外,Fllffl朝人鱼一招手,对方十分心神领会地一甩尾从水中弹出扑进了他怀里。

不知是不是翼膜的存在导致整个过程毫无物理冲击性,鉴于塞壬本就是幻想生物有那么些反牛顿现象也不是不能理解。人鱼轻飘飘如羽毛般落在研究员的手臂上,长长的尾鳍拖在水池边微微撩起一些水来。

“你不会真的还没成年吧。”Fllffl看着它那明显有了变化的鳍苦笑,而人鱼则歪了头不明所以地看他,并伸出手试图掰开他皱起的眉心。

研究员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花费太多心思,反正到最后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发愁。他掂了掂怀里的重量,手指划过人鱼的背部与鱼尾交界处。那里有点不太平整,非要说的话有些类似于……鱼鳞?

Fllffl低头看向手指按着的位置,塞壬也跟着他的视线扭头去看。那里的的确确是开始生长鳞片了,虽然还很薄而透明,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联想到人鱼最近开始蜕变的鳍和增长了的尾部,非要说是接近成年从若态转变为完全态也不是不可以,但他总觉得有那么些不太对劲。

鱼尾摆动了一下,Fllffl回过神,看到人鱼那双透澈而全然仰赖的眼睛后一下子就泄了气。当我鬼迷心窍好了,他低头用下巴蹭了蹭人鱼的发顶,回头让Jomm记上塞壬的眼睛和歌声有同种效果。




怀里抱着个大件儿偷摸溜跑有那么点难度,好在人鱼非常轻,研究员F感觉自己就像在捧着根人鱼吃剩的棒棒糖棍跑路,他蹿下船,快速估计了一下到处撒野的同事们的行进路线,挑了条避开视线的路钻进了丛林里。

一只巨嘴鸟从树冠下飞到他们周围的树上,人鱼的脑袋便开始跟着它转,甚至攀着Fllffl的脖子仰起上半身去看。那鸟儿啄了颗果子往空中一抛接进嘴里,华彩的羽毛在缕缕阳光下明暗闪烁。

于是人鱼伸着胳膊也够了一个那果子,在张嘴准备抛之前被Fllffl及时发现夺了过去。

本来拿着把从船上顺来的刀在专心劈着树枝茬子开路的Fllffl一身冷汗地扔了那果子,随后在人鱼可怜巴巴又乖顺听话的眼神里记起塞壬无惧任何有害物质。

巨嘴鸟在树枝上跟着他们蹦跳了一段距离,张开嘴发出一声鸣叫后展翅飞走了。




终于开出一条道通向岛主人介绍所说的岛中湖,筋疲力尽的文职研究员坐在倒下的树干上推了推要掉下鼻梁的眼镜,掏出临时起意带来的手机给在湖中游的正欢的塞壬拍了张照。

听到快门声的人鱼游到岸边趴在他腿侧,好奇地碰了碰他带来开道的刀。

说是刀也不太合适,Fllffl低头看着那玩意,他记得这是某个刚毕业的小朋友上船前网购的,说是既能满足一把他的中二梦又能健体防身——健体还有点可能,这么长一把直刃刀就算是平时有注意健身的他挥起来劈个树枝都累个要死,防身就算了保不齐被扎的是谁。

Jomm本来是禁止这种管制刀具上船的,小朋友又是求情又是耍赖地磨了好久才让他松了口,当时的条件是刀不能开刃,Fllffl揪了根草往刃上比划了一下,人鱼看着断成两截的草叶缩回了水里。











评论 ( 19 )
热度 ( 39 )

© 燐玉F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