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玉FU

头像来自初二
在填完坑之前我是不会写新东西的!

一个士兵的日记(下)

*送给朋友的一篇文
*Umbrella x Fllffl (UF)

       “我们的仇家之一找上门了,大概预谋已久,各地的分基地都遭到袭击,大部队被分散,Jade也出去了,在总部留守的只有Umbrella副队和Gyro,显得很势单力薄。副队和Gyro一人负责清理侧面进攻的敌人,一人负责阻击从基地正门强攻的大部队。副队装备好,支援很快,在这场战斗中没有人目睹他的全程,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多了个人。”

       虽然是借助外物,但这样飞来飞去加上飞行过程还要完成个各种“躲避——击杀”的动作,还是很累的。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下没看到直冲过来的刺刀,堪堪侧身躲过,刀锋马上一个向右转迎面横划过来,划出一道月形刀光,也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

       短短一秒多的过招后,Umbrella已经被人围在刀与枪之间,枪管的滚烫和剑刃的冰凉交叠。对方都没有给他喘口气的机会,子弹与刀剑毫不顾忌自己人地漫天飞舞,伞面开开合合与之胶着,地面“叮叮当当”落满我方敌方各式弹壳,尚可自保但支援受阻。

       什么东西在扇动翅膀。一只不起眼的黑影从某栋楼冲上夜幕,几个螺旋间月光下忽的出现一个人影。看不清火种,只晓得淡紫色的火焰绵绵如丝绸,不紧不慢地飘浮在包围圈之内。丝绸织成之处,血液喷薄而出,却一点染不上那布料。少顷,以两人为中心的曼珠沙华鲜艳盛开。

       “我不喜欢这么不正式的吻。”背对他的吸血鬼甩剑画了个“叉”,正脸不给一个。

       “一会儿补上。”年轻的副队长抱歉地笑了。敌人是在黄昏发起的袭击,估摸着他快醒了便留下简单几字和一个匆匆的吻,看来自幼接受良好教育的贵族不接受太过随便的礼仪。

       “一会儿”是什么时候?对某人来说——就是现在。

       看不太清眼前人放大的暗红眼瞳,但知晓其中带有责怪意味。心怀不满的人用尖利的牙齿啃破Umbrella本来就干裂的嘴唇,滴出来的点点血珠随着舔舐和吸吮的动作被尽数吸收。Umbrella无奈地抚摸他的背部,任由他放肆。就当是他因为他没照顾好自己而实施的惩罚吧。

       “一向闷骚的副队居然主动求婚了!虽然将戒指拿出来的时候还是能看出来他非常紧张和羞涩,在那么多人面前求婚真是难为他了。听说是对方非要他当众,不然就不答应……总觉得被什么东西暴击了,为什么这么幸福的时刻我却感受到来自那位先生的某种恶意……”



燐玉:好了终于发完了。
如每次开头所写的,这是送给朋友的一篇文。
其实本来打算写成刀子,但想到后面写的文就改成糖了。
时间线其实不连贯,所以节奏看起来会很快。两人在一起不可能总是这么甜的啦。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燐玉F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