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玉FU

头像来自初二
在填完坑之前我是不会写新东西的!

悼念一位前辈

      


       “8:00a.m.  4℃  小雨”

       天气投影弥散着蓝色的幽光,正在穿衣的人撩开窗帘瞟了眼窗外又放下。又下雨了,内陆一下雨气温就降得明显,更不用说是在冬天。

       基地内外除了光秃的树杈上麻雀的啾啾声,其余的就是一片寂静。刚步入新的一年,人们约定俗成地先休息几天再开始继续各种各样的工作。

       卫衣、牛仔裤,然后是手套,扣完短外套的所有扣子,穿戴好的年轻副队从摆在桌子上的磁悬浮架子取下一把黝黑的伞,抓着背包的一边肩带稍稍一提,将背包甩到肩上。他准备先去餐厅取早餐。路过的一个个单间门里传来细微的呼吸声,某个绅士的门缝溢出变质的啤酒味。

       虽然夜晚狂欢后的人不会早起,但食堂依然按时准备好早点。顺路经过花园取走预订好的白玫瑰,最后搭乘基地电梯上到辅助起飞的高台。

       副队一边走一边将卫衣帽子扯起套着头,拎着飞行头盔按下开舱门的按钮。

       厚重的防弹舱门缓缓打开,喧嚣的寒风争先恐后地从门缝扑进来,扑向男子没有防备的脸庞,一瞬间舱门的低吼、寒风的呼啸充斥着耳道和大脑。

       他抿一下冰凉的嘴唇,收束调整好头盔后俯身,深吸一口气——

       半空高速飞行,再细微的雨粒都会在一会儿就密密麻麻地铺一层然后汇聚成小水珠,飞行头盔的防护罩隔绝了水滴,使他这个人看起来毛茸茸的。即使同时削弱风速,周围被拉扯的空气还是拉扯着飞行者身上的衣物。

       头盔内侧的两行坐标越来越接近,飞行者适时降低速度和高度。当两行坐标都变成绿色,飞行者已然降落在早就标记好的地点。

       无遮无拦的平原上,坑坑洼洼里的沙土被连续几天的小雨渗到发软,男孩走到一个毫不起眼的土包前。

       灰紫色的沙土每次来都再也没什么变化。只有第一次重踏这片土地的时候才会突然迷茫——一年前磁感翼砸下的小洞、撤腿瞬间掀起的浮土、随着雨水汇成小流的血迹、竖在土包旁的长剑,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平原上的风不管不顾地飞驰,它们叫嚣着,铲走无依无靠的尘又在某个远处抛下,一个又一个小型漩涡粗鲁地碰撞着发出沉闷的轰鸣。诺大的斗风场,谁也没有停下来看看这个目光呆滞的男孩。

       很长一段时间他就这样站着,视线停滞在土包上。然而他的思绪早已随着周围的气流而去。

       他眼前一会儿是老者的剑刃划破水流向他砍来,一会儿是老者擒在身上剑锋眼看着就要刺入眉心,一会儿是老者口里不断地涌出血沫……纷乱的画面转瞬即逝,男孩闭上眼回神,寒冷也从腿部席卷而上。牛仔裤到底是穿薄了。

       男孩双唇冻得微微颤抖,但他仍然稳稳地从背包抽出白玫瑰,蹲下刨开一个浅坑,将玫瑰的末端埋在坑里。

       又这样蹲了一会儿,他站起,恍惚间看见老者背对他远去的身影。微微怔住后,他也转身朝向来时的方向,散开双翼。






我说我要重写啦,现在算是填一个坑吧 @非谨闲娱

评论 ( 14 )
热度 ( 37 )
  1. 非谨闲娱燐玉F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热水更新,我就更新
    大感谢……!!!燐玉桑居然记得这篇还把它捞出来写了我好感动啊呜呜呜呜,我自己都忘记画过这个了【作者失...

© 燐玉F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