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玉FU

开学淡圈
RHG里面主FU,有时有别的CP的脑洞也会写(但并不代表我喜欢别的CP,以及不吃Commander Red的任何CP)。
这里燐玉。叫燐玉就好,我不是大大,个人也不太喜欢别人叫我大大。
Please be careful that most of which I have written are slash only.(I feel sorry about my poor English. xp)

健忘(二)

码了一晚上……终于……

*架空,雷区自动回避
*希望会是篇合格的cp文
*上一篇的“翠绿色的眼睛”改成“澄黄色的眼睛”

       是夜,树木围绕的湖边盘腿坐着一个中年人。他闭眼感受晚风,四下除了虫鸣别无他音。倒映在湖面的白色光点像是撒了一地的碎银,满月沿着既定的轨迹滑动,静下心来似乎还能听到某种低沉的轰鸣。时不时掠过的晚风骚扰了树叶,激起了条条波纹,抚摸了中年人眼角溢出的皱纹。
       突然,中年人睁开眼。他转动透着处变不惊但有些疑惑的黑瞳探查四周,又转过头向后望了望,却没有马上就看到理应看见的某样东西。
       屏息竖起耳朵留意着从枝杈间传递过来的种种,于虫鸣兽吼中捕捉到了某种细微而不属于森林的声音。
       中年人确定了方位,左手一撑借力站起,悠悠地拍了拍臀部的“灰尘”朝森林深处走去。

       人类小孩这边的情况有点——超级不容乐观!
       “夜晚的森林是很危险的。”这个家里的长辈告诫过无数次。事实上即使不进森林夜晚也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村庄靠近森林,晚上会有食肉动物混进村民的农舍“偷鸡摸羊”。小孩也有过夜晚枕着犬吠声入睡的经历。
       圆月高挂,此时他只感到全身绷紧,呼吸都乱了节奏,耳边响起的任何窸窸窣窣的声音都会让他马上转头紧盯那个方向。
       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候视野是真的一片漆黑宛如失明,即使月光能够普照也不能很好穿过密密麻麻的树叶透到地面,所以眼前的一切在小孩的眼里只是模糊的影子。
       不是很敢乱动的他维持着背靠树干的姿势,慢慢回收弯曲双腿,然后双臂圈住膝盖,将自己缩得小小的试图收获微弱的安全感。
       猛地,他看见黑暗里有两颗光点,不用说耳朵也敏锐地接收到相同方位传来了爪子踩过草地的声音。
       澄黄的眼睛原本应该像琥珀一样美丽,此时它们却暗藏杀机。这是一头正饶有兴趣地端详着眼前猎物的狼。而看清对方面目的一刹那男孩脑子里就是“嗡”地一声,还全身动弹不得。
       狼眯了眯眼,慢慢靠近这个“瓮中之鳖”。男孩一下子松了之前的姿势一边双手在身旁乱摸索一边拼命往后挪,可是身后已是树干所以他也只能贴着树干支撑起身体。好像呼吸都停止了,先前的饥饿让他更加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对面弓起身子,俨然做好了扑上来撕碎他的准备。
       可就在饿狼刚一跺脚蹦出去那刻,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捕猎者和猎物之间。一下子失去了目标的饿狼连忙后撤两步,转而怒视眼前这个阻挡它享受美味的人,毫无压制地吼出带有警告意味的叫声。
       然而这个人似乎丝毫没有理会捕猎者的危险信号,只是用沉稳的声音说道:“不想遭到报复就放过这个人类小孩。”
       捕猎者犹豫地来回走动,但仍留意寻找攻击点。
       中年人毫不示弱地直视它:“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被人类抓走,我劝你就此放弃。”
       听到这句话,这个母亲不得不停下脚步冷冷注视这个一脸淡然的中年人。半晌,它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看见危机解除了的男孩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又缺氧像刚被人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喂。”
       听到声音男孩才想起还有一个人在场。他抬头,却发现这个人竟然浑身散发着像萤火虫一样的光,光在黑暗里一点也不刺眼,反而柔和到能与暗夜的背景奇妙地融合。不禁看得有些发呆,在光的映衬下,中年人散发着淡然的气息。而长久的黑夜突然出现这样的光让男孩鼻腔一酸,有种“得救了”的感觉。如果不是长相与常人无异,男孩要认定这个人是精灵之类的物种了。不自觉对上眼,发现来者的黑瞳像湖水般平静,看得他内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盯着我做什么?”中年人开口问道,俯身凑近了看着男孩。不过比起问题的答案,他关注的居然是这个男孩有着纯净如蓝宝石的瞳色,一种纯粹的、没有杂质的蓝。这双在浓黑里也没有被沾染的眼睛可真是罕见啊。
       男孩红着脸低下头:“对、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心里其实觉得这个人似乎靠得太近了而他不习惯跟陌生人靠得很近。
       中年人直起身低头看着男孩:“你可以走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带你出去,离天亮还有挺长时间。你也知道这里是不安全的。”
       闻言,男孩尝试着站起来走路,却试了几次都没能连续走下去。他沮丧地坐在地上,抬眼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看到小男孩委屈的眼神面无表情地指了指男孩右边不远处的灌木丛:“去摘那些果子填一下肚子,今晚可以在这等一等,应该会有人来找你的。”
       男孩扭过头看中年人指的方向,真的隐约看见有矮矮的一片,上面似乎还挂着什么东西。他皱着眉扶着树干,一步步艰难地挪到那里,又扭又扯才拽下一颗果子。放嘴里嚼一嚼发现跟苹果的味道差不多于是食欲被一下激起来。顾不上那么多的他连续拔了几颗,塞得满嘴都是。吃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那个人:“先生你不吃吗?”
       被问的人环抱着胳膊耸耸肩:“不用,你吃吧。”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眼下男孩仍然选择优先填饱肚子。

       没过多久,地上丢了十几颗果核,男孩也感觉自己恢复了些力气,他起身走回那个人身边抬头认真地说:“我可以走了。”
       中年人松动了一下右手,没有改变姿势:“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睡一觉,我可以在这看着你。”
       即使已经得到承诺,男孩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最终他仍旧回到树干边坐下来。他确定自己挺累,清晨随父母进森林却走丢了,自己一人游荡了一天都没怎么停下来过。原本自己有带一些小饼干,但也早就吃完了,果腹的食物也就是刚刚的野果而已。另外加上十几分钟前的刺激经历,一下子平静下来的男孩只感到有股前所未有的疲倦感席卷而来……
       中年人看见男孩明明困到不行还强撑着的眼皮内心有股不知名的感觉,但他只是默默坐到男孩身边。
       “先生你叫什么?”处在半梦半醒状态的男孩呢喃着问出这个问题。
       抬头仰望的中年人顿了顿,黑色瞳孔像融入了黑夜。最终他还是一边说着“Fllffl”一边低头,却发现男孩早已入睡。他犹豫着,抬手抚了两下男孩的头,又继续抬头看着夜发呆。






燐玉:哇好困。

评论(7)

热度(13)